十二夜 今年冬天最撼動人心的生命詩篇

十二夜 今年冬天最撼動人心的生命詩篇

蕭敬騰、楊祐寧、蔡健雅、范曉萱、鳳小岳、李烈、譚艾珍、歐陽靖、陳珮騏 推薦

台灣/紀錄片/100分鐘/2013年11月29日上映

出品人 / 九把刀 隋棠

製作 / 居爾一拳 、群星瑞智藝能有限公司

發行 / 原子映象有限公司

官方網站 /  http://www.twelvenights.com.tw/

官方臉書 /  https://www.facebook.com/twelvenights

 

 

你,曾經去過收容所嗎?

你知道,被送進收容所的動物們只有十二天的時間嗎?

收容所不是流浪動物的庇護所,

那裡是生命倒數的死牢。

終於,有一群人決定用他們的力量,

鼓起勇氣,走進收容所裡,把裡面的情況拍成一部紀錄片,

為的只是讓更多人知道真相,

替那些倒數的生命爭取多一點的曝光、多一點的機會。

 

11/29

不要害怕哭泣,讓我們一起走進戲院,

好好地觀賞這部撼動人心的紀錄片-十二夜吧!

 

 

►故事簡介

「只要有愛,一億噸的黑暗,都能綻放一兆的光!」–【十二夜】 監製 九把刀

 

空空,黃色小毛頭上的白色M字短毛,是他的正字標記,就像有著美人尖的孫悟空,活潑親人,只要看見有人靠近,俏皮的短尾便快速擺動著,如果不是在這裡,一定是個人見人愛的開心果。沉穩的老大哥達摩,原是個接球好手,如今卻整天面壁沉思,不吃不動不語如禪修。毛髮黑金的孟姜女,最愛撒嬌,露出肚子來討摸摸,但隨著收容所越來越擁擠,她像是預見生命的終點般,發出哭倒長城地沉痛哀嚎,聽來撕心裂肺,讓吠聲嘈雜的環境瞬間靜默…

 

他們的品種不同,性格不同,故事不同,相同的是他們的生命都被留在流浪犬收容所,12天後,等不到人來領養或帶走,就將面臨被人處死的命運。時間流逝,他們的生命正在倒數計時,我們該怎麼做才能讓倒數停止?

 

導演Raye不忍原本該各自精彩的生命,只剩短短12天的期限,希望透過鏡頭真實紀錄流浪狗在收容所的悲傷,喚起社會對流浪動物的關心。監製九把刀相信只要你願意,就能改變世界的不完美,就算只是一小部分,也會是一大部分的開始,而「改變」需要你的加入!讓流浪狗的生命停止倒數,讓牠們也能擁有明天的幸福!

 

 

 

 

►工作人員

導演‧剪輯/ 新銳導演 Raye

攝影/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周宜賢

製片/ 劉怡佳

原創音樂/  【總鋪師】金馬獎入圍 王希文

監製‧出品/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九把刀

聯合出品人/ 【甜‧秘密】 隋棠

電影標準字/ 聶永真

海報插畫設計/貓魚

 

 

 

 

導演的話–

『因為這隻狗需要愛,讓我想付出,所以我決定養牠』

『想要改變世界的殘酷,你就要先有直視它的勇氣』—導演Raye

 

拍攝【十二夜】的時候,我失手了,我領養了一隻狗…

 

在拍攝期間,蹲在離地30公分高度看牠們,我看到的不只是狗狗被關在這個地方,而是一個一個悲傷靈魂,我實在不忍心在12天後,看牠前往天堂,於是我把牠帶回家了,即便牠因皮膚病暫時無法洗澡,整個家充斥著牠的狗臭味,但我甘之如飴,因為那代表牠還活著,是一股安心的氣味。

 

我不是因為自己想養一隻狗,所以養一隻狗。而是因為這隻狗需要愛,讓我想付出,所以我決定養牠。這過程讓我學習到很多,我也因愛而堅強。

 

我相信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都曾經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不完美,長大之後,那股衝動和動力慢慢的不知道去了哪裡,看著這些因為拍片帶出的狗狗,我常常想,不是我救援了牠們,而是牠們拯救了我。小時候想要改變什麼卻無能為力的我,現在終於可以試著做些什麼了!

  

雖然【十二夜】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但我們也在其中埋下希望的種子,請別害怕流淚或心痛,希望透過你眼裡接收到的訊息,經由各種管道,幫我們把【十二夜】的種子傳散出去,讓它慢慢發芽…我衷心地認為大家會在付出愛的時候,會從中發現自己前所未有的無比力量!

 

總有一天,十二夜的故事將不再發生!

 

 

【導演簡介】

導演Raye, 1981年生,世新大學廣電系畢業,現任專職剪輯師,作品涵蓋MV、廣告與電影預告,剪輯風格充滿故事性。長期關心流浪動物議題,【十二夜】是Raye首度執導的影片,以狗的視角看待收容所裡發生的故事,將收容所的真實面貌帶到觀眾眼前,希望能引起觀眾對流浪動物議題的關心。

 

 

 

 

監製的話–

「我去過收容所,那裡的世界很殘酷,但我們希望再怎麼殘酷的世界裡,還是要有愛,只要有愛,就算是一億噸的黑暗,都能綻放一兆的光」–監製 九把刀

 

當【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攝影師阿賢跑來找我,請我當【十二夜】的監製時,我有點不知所措,說起來,我很清楚我要怎麼擔任由我自己小說所改編的電影的監製,我知道我的擅長與不擅長,當然我也知道我所創作的故事最感人的價值核心是什麼。

 

但,這次很不一樣,【十二夜】這個影片需要的是我的力量,而不是我的想法,所以,我的功能就是幫助導演在她的想法下完成這個影片,藉著影片發揮出最大的力量─讓「領養,不棄養」的觀念有效地散佈出去,盡力改變這個社會的一小部分 ——這一小部分,會是一大部分的開始。

 

我去過收容所,那裡的世界很殘酷,但我們希望再怎麼殘酷的世界裡,還是要有愛,只要有愛,就算有一億噸的黑暗,也能綻放一兆的光!如果你願意將其中一隻狗狗帶回家,照顧他、陪伴他、捏捏他,當他對著剛下班、剛放學的你吐出舌頭,輕輕挨著你搖尾巴的時候,你一定會從狗狗的眼神裡,明白為什麼我要稱呼你為天使的原因。

 

我希望天使就存在於觀賞【十二夜】的觀眾當中,讓我們試試看一起綻放一兆的光吧!

 

 

 

出品人的話

「每個生命都值得被好好對待,幫牠們找到下一個幸福的家,這就是我在【十二夜】所扮演的角色與功能。』—聯合出品人  隋棠

 

加入【十二夜】這個計畫,是得知導演Raye正在拍攝一部關於流浪動物的紀錄片,他們在拍攝的同時,因不忍看到許多生命在收容所的殘酷環境下消逝,於是跨越了拍攝的界限,開始救援動物收容所裡的狗狗。在聽完【十二夜】監製九把刀描述【十二夜】的理念,與收容所的情況後,我當下決定要盡我所能的幫助這些流浪動物們,負責起所有救援行動所需要的費用。每個生命都值得被好好對待,幫牠們找到下一個幸福的家,這就是我在【十二夜】所扮演的角色與功能。

 

爸爸也參與了【十二夜】的救援計畫,認養了老兄,是個10歲大,有腰身的老帥哥,雖然一開始有點怕生,但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與照顧,老兄的腰身已經快消失了,而且非常愛撒嬌,也許曾經流浪,經歷過收容所的日子,牠們更加珍惜現在的幸福,所以我希望所有被救援出來的狗狗,都能像老兄一樣遇到生命中的天使。

 

 

 

 

 

資料/圖片來源:原子映象有限公司

►什麼是【十二夜】

【十二夜】亦即一個倒數十二天的期限,在台灣每一隻狗被捕捉進收容所後,法律保障這些狗狗們有十二天的時間,可以等待原主人找回,或被新主人領養,過了十二天的期限,就會面臨被安樂死的命運,但其實,在收容所惡劣的環境下,很多狗狗根本捱不過這十二天…

 

收容所的環境充斥著疾病與飢餓,糞便血汙隨處可見。裡面的狗狗有的是天生流浪被捕,有的是被人拋棄,甚至頸上的項圈都還很嶄新。有的狗狗互相依偎取暖、有的狗狗歇斯底里的咬著不可能掙脫的牢籠、有的狗狗不停的原地旋轉大叫、有的狗狗終日面壁不吃不動,更多的狗狗是在哭泣,不停的哭泣。

 

不忍心本該各自精彩的生命遭受這樣的對待,更不忍心牠們的生命在短短十二天後就必須走向死亡,電影【十二夜】因此而生,透過鏡頭的紀錄,希望喚起大家對流浪動物關心,讓更多的狗狗不用經歷十二夜的殘酷,也讓正在經歷十二夜的狗狗們能夠有更多的時間與他們的幸福相遇。

 

 

 

 

 

►【十二夜】的拍攝緣起

導演Raye在學生時期曾到過收容所,與同學試圖挽救即將被撲殺的小生命,雖然最終她救的小狗們不幸得了犬瘟離開了,卻在她的心中埋下一顆種子,期盼著有一天能憑藉自己的力量,喚起大家對流浪動物的關心的種子。導演Raye就在當初一起救狗的同學的鼓勵下,開始籌備【十二夜】的拍攝計畫。

 

在進行田野調查的時候,發現收容所環境的殘酷,導演Raye曾問過收容所的志工:「為什麼你們這麼勇敢?」

     

志工回答說,曾有朋友想幫忙用相機拍下待認養的狗狗照片,但一走進收容所裡看到狗狗的處境就泣不成聲,邊哭邊拍,結果照片曝光不足,一張也不能用。   「在收容所裡掉淚,從來不是件可恥的事情,但這些眼淚對狗狗一點用也沒有,不如打起精神實際為狗狗做點事。」

 

志工的話,讓導演Raye更加堅定信念,希望將「領養,不棄養」的觀念透過鏡頭、透過【十二夜】的故事傳散出去,這樣的理念獲得了的九把刀與隋棠支持,願意出錢出力擔任紀錄片的監製及出品人,因為他們的加入,讓這部紀錄片有機會,將這個你不曾到訪過的世界帶到你的面前。

 

►離地30公分的世界

1999年至2011年,台灣公立動物收容所,總計收容超過100萬隻流浪貓狗。

每年有將近10萬隻狗被繁殖、飼養、而後丟棄,最後進入收容所。

 

耗時2年的全台田野調查,在志工的協助下,導演Raye選擇了在員林收容所進行拍攝紀錄。並以狗的視角,離地30公分的高度拍攝。希望能讓觀眾更進入狗狗們的世界,感受牠們的生活。在離地30公分的世界裡,有著小黑犬小媽苦苦低頭哀求、日日呼喊,只為再見一眼她骨肉分離的孩子的故事,有著壯犬跛豪頂著前腳骨折穿肉的重傷,也不願低頭的尊嚴,有著白犬小惠即便在如此殘酷的環境中,依然產出幼犬的生命奇蹟。

 

【十二夜】拍攝期總共拍攝到450隻狗狗,紀錄了200多隻狗在收容所裡發生的事件,期間共有30幾隻狗被領養,其他的狗,多已不在世上。【十二夜】的影像讓已經離開的牠們,留下了曾經來過這個世界,唯一的證據。

 

 

 

►跨越記錄者與被記錄者的界線

導演Raye與攝影師周宜賢,在拍攝過程中無法忽視那些正飽受痛苦煎熬的無辜眼神,他們打破了記錄者與被記錄者的那條界線,對收容所裡的狗狗伸出了援手,

將原本12天後就該安樂死的狗狗們直接救出。從收容所裡救出的狗狗們,有的身染重病,奄奄一息;有的長期缺乏營養,瘦到隨時會餓死的程度,救援除了金錢上的付出,還有時間緊迫的壓力,導演Raye與攝影師周宜賢不斷聯絡能夠提供幫助的每一個人,如陳映蓉導演、台灣之心、EMT Tough動物急難救助團隊等來自四面八方的志工。一向關心動物保護議題的隋棠知道後,第一時間就表示要負責所有的救援費用,讓劇組與志工們能專心提供醫療、食品與24小時的觀察陪伴,建立資料檔案放上網路,希望每隻被救援醫療後的狗狗,都能找到生命中的天使,給他們真正的家。

 

作者: | 2017-11-26T11:34:09+00:00 2013 / 10 / 24|寵生活|

關於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