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救援老病殘動物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別人不做的事我們來做!

專訪/救援老病殘動物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別人不做的事我們來做!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位在台北市中心的一棟商業大樓裡,從地理位置開始,諾亞方舟就顛覆了大家的刻板印象。「我希望我們是用比較開心的態度來做動保這件事,現代人壓力都很大,如果還要看到很悲催的事,我覺得沒有那個必要,因為動物本身真的是很療癒的,是會讓人很開心很愉快的,我希望協會傳遞出來也是這樣的氣氛。」理事長戈家黎這樣表示。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理事長戈家黎。(圖/記者林柏年攝)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理事長戈家黎。(圖/記者林柏年攝)

為什麼想推動老病殘動物認養

談到為什麼會成立諾亞方舟,喜愛動物的戈家黎說,自己做了十多年的愛媽,在做街頭救援的時候就是把動物照顧好以後找人收養,但十幾年下來,她發現有一塊比較少人在做的,那就是推動老病殘動物的認養及中途。對於這些通常是第一線被排上安樂死名單的、被認養市場所淘汰的毛小孩們,她想為牠們多做一點事。而其中協會的吉祥物Milka則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Milka是繁殖場丟到收容所的狗狗,在照顧牠的過程中讓戈家黎想到有很多狗狗其實都有著一樣的遭遇,但民間單位或是收容所並沒有太多人力資源可以照顧這樣的老動物,事實上這些老小孩好好照顧其實跟其他可愛家寵沒兩樣,因為自身的有過這樣的經驗,更促使她想要推動老病殘動物的認養。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專門收容、中途老病殘的毛小孩。(圖/記者林柏年攝)

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專門收容、中途老病殘的毛小孩。(圖/記者林柏年攝)

可愛的Milka是戈家黎創辦諾亞方舟的關鍵,也是協會的吉祥物。雖然已經在去年到了彩虹橋當小天使,但協會仍處處看得到牠的身影。(圖/記者林柏年攝)

可愛的Milka是觸動戈家黎創辦諾亞方舟的關鍵,也是協會的吉祥物。雖然已經在去年到了彩虹橋當小天使,但協會裡仍處處看得到牠的身影。(圖/記者林柏年攝)

卻步是因為不了解

老病殘動物的認養,說真的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即使現在以領養代替購買的觀念已經相當普及,但一般人仍然偏好認養幼犬貓或是健康的毛小孩。戈家黎也坦言一開始身邊親友對她的決定十分擔心,但她仍然樂觀以對。她認為大家之所以卻步,是因為不了解;不過以她自己照顧老病殘動物的經驗,發現這並沒有那麼難;高齡犬貓有時候反而比幼幼來得容易照顧,也適合都市裡公寓的生活型態,因為牠們已經不需要太大的活動量,個性也較穩定不會動不動就吠叫。她也舉協會裡收容的二隻癱瘓黑貓當例子,雖然牠們需要每天幫忙擠尿便,但只要透過適當的教育就可以上手,其實一點都沒有想像中的困難。因此在協會認養毛小孩,他們不但會教導認養人相關的知識,後續有任何問題他們也會提供必要的協助,讓認養人無後顧之憂。

高齡貓狗的個性穩定,比幼幼來得更適合新手或是生活在都市中沒有太多居住空間的人。(圖/記者林柏年攝)

高齡貓狗的個性穩定,比幼幼來得更適合新手或是生活在都市中沒有太大居住空間的人。(圖/記者林柏年攝)

戈家黎和記者解說吉娃娃波卡的狀況,牠失去了一隻眼睛,聲帶也被割掉,但仍十分親人,採訪過程中不斷向記者撒嬌。(圖/記者林柏年攝)

戈家黎和記者解說吉娃娃波卡的狀況,牠失去了一隻眼睛,聲帶也被割掉,但仍十分親人,採訪過程中還不斷向記者撒嬌。(圖/記者林柏年攝)

動保意識抬頭 飼主把毛小孩當家人

值得一提的是,諾亞方舟過去曾做過二次動保指數大調查,最新的一份民調數字顯示,民眾的動保意識已經有明顯進步。她舉例過去飼主不願意一個月花超過二千塊來照顧毛小孩、願意飼養老病殘動物的比例也很低;但去年再做了一次調查,就發現現在的民眾願意花在毛小孩身上的金額已經提高到了八千塊,而有將近八成的飼主也願意透過上課來學習如何照顧家中的老病殘動物。這也給了她相當大的信心,她認為台灣的飼主們不是不願意給老病殘動物機會,而是不知道怎麼做。如果他們能夠提供相關的協助,那麼老病殘動物也不是沒有市場的。

現在越來越多人把毛小孩當成家人,台灣民眾動保意識的抬頭也讓戈家黎充滿信心。(圖/記者林柏年攝)

現在越來越多人把毛小孩當成家人,台灣民眾動保意識的抬頭也讓戈家黎充滿信心。(圖/記者林柏年攝)

如何看零安樂死的爭議

談到現今的動保政策以及零安樂死的爭議,戈家黎也有自己的見解。她認為零安樂死的立意是良好的,但大家都知道問題出在配套措施沒做好,人力和空間明顯無法支援,過度收容使得所有浪浪的生活品質一起降低。她提到,其實台北市政府動保處有曾經找幾個民間機構討論,如何利用一些閒置的公共空間利用外包的方式來做動物收容,雖然很可惜的這個議題到最後無疾而終,但她認為這是個很可行的辦法。「唯有解決人力配置和空間不足的問題,零安樂死才能真正達到我們要的目的-那就是提升浪浪的生活品質。我想這些都是值得政府單位深思的問題。」

諾亞方舟未來的展望

諾亞方舟已成立三年多,未來戈家黎也希望協會能夠永續性的經營。「很多人說我們是慈善團體,其實我認為我們比較像是社會企業。」事實上,戈家黎另外還經營自己的商業公司,營餘每年都撥到諾亞方舟來當做基金。「我們協會每年大概需要200~250萬來維持基本的運作,撇開人事費用不說,光是毛小孩們的醫療費就十分驚人了。」她認為一個非營利組織要長久經營下去,最理想的財務配置應該是三分比例,也就是協會自酬、政府補助再加上民間捐款。因此,未來她希望協會可以開辦更多收費性的課程及講座,像是如何照顧高齡動物、如何動手做鮮食等等。以期成為一個某種程度上可以自給自足的機構,而並非完全靠政府補助或是民間捐款。

諾亞方舟為了永續經營正在努力中,以期幫助更多老病殘動物。(圖/記者林柏年攝)

諾亞方舟為了永續經營正在努力中,以期幫助更多老病殘動物。(圖/記者林柏年攝)

「我希望我們是用比較開心的態度來做動保這件事。」可能因為如此,諾亞方舟舉辦的活動總是帶給人十分活潑的感受。像是3/10(六)即將舉辦的「單身狗尋愛-午茶聯誼派對」,巧妙地將白色情人節帶入認養活動,文案寫得有趣又生動;就像戈家黎說的,動保也可以不用那麼悲催,因為毛小孩是開心又療癒的存在啊!

看專訪影片:

 

想了解更多諾亞方舟請至粉絲專頁:諾亞方舟動物同樂會

單身狗尋愛-午茶聯誼派對活動詳情請看:http://t.cn/RElpHwR

延伸閱讀:

動保指數調查結果出爐 零安樂是否真是流浪動物之幸?

By |2018-03-05T17:29:38+00:002018 / 03 / 5|特別企劃|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