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奇蹟出現讓他及時回家送愛犬 九把刀:無法比這樣的離別更好了 

奇蹟出現讓他及時回家送愛犬 九把刀:無法比這樣的離別更好了 

許多毛爸媽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當牠們離世時,自己卻不在牠們身邊。知名作家九把刀的拉不拉多愛犬柯魯咪年事已高患有多重癌症,包括淋巴瘤、肥大細胞瘤及肛門腺瘤,雖然九把刀積極為牠尋求治療,但今(1)日凌晨仍是傳來牠不幸過世的消息。九把刀在臉書上傳一張與太太一同擁抱柯魯咪的溫馨照片,並寫下二千多字的長文紀念這位陪伴了他14年的家人,惹哭眾多粉絲。

九把刀與愛犬柯魯咪。(圖/翻攝自九把刀 Giddens Ko臉書)

九把刀與愛犬柯魯咪。(圖/翻攝自九把刀 Giddens Ko臉書)

九把刀事實上是出了名的愛狗,他還曾經擔任「十二夜」的監製,可說是催生這部紀錄片的重要推手。31日,他人在高雄舉辦新書簽書會,卻得知愛犬柯魯咪的狀況不太好,心急如焚的他在晚間六點結束簽書會後直奔高鐵站,但沒想到得等到晚上九點之後才有位子,讓他更加著急。但就在他去了一趟洗手間後,購票機竟突然顯示出18:35有票釋出,讓他順利在20:33就抵達台北。而這張突然蹦出的高鐵票,也讓他得以在柯魯咪離世時陪伴在牠身旁,「否則當阿魯下班的時候,我只能在註定來不及的高鐵上,大約台中的位置呆呆地哭」,讓他直呼這真是十年來最大的奇蹟!

九把刀臉書全文:

我不知道可以這麼好。

也許我用了很搞笑的方式寫了想快點從簽書會現場回家的心焦,但阿魯真的是好讓人掛念。在高鐵上打電話給老婆問阿魯狀況,老婆說整天都在發燒的阿魯,突然退燒了,也吃了一點點東西,而且今天大哥一家人跟芷瑤都有來找她玩,叫我不要太擔心。

回到家的時候大概是快九點,阿魯躺在地上,吸著氧氣睡覺,我喊著:「魯滴!二哥哥回來啦!」從後面抱著她,她沒什麼大反應,我只好從前面抱抱她,讓她看清楚是二哥哥回來了。

阿魯溫柔地看著我,真乖。我用濕紙巾仔細清理她的耳朵,她很喜歡,每次我這麼做,她都會把頭塞過來要我弄久一點。這次,即使阿魯沒有力氣把頭塞過來了,我還是仔仔細細用掉了六張濕紙巾。

阿魯沒力氣使喚我,但還是好溫柔地看著我。我想她非常的疲倦。

我趴下,將額頭貼著阿魯的頭頂,更認真感覺她的心念。

這陣子很多人推薦我寵物溝通師,可以知道家裡的貓狗在想什麼,老實說,不管我信不信寵物溝通師的心電感應能力,身為一個經常跟阿魯說話、唱歌、擁抱、露營、散步了近十五年的我,阿魯有什麼話想跟我說,我會知道的。我一定會知道的。怎麼可以認為自己不會知道。

阿魯很累,很軟,把臉稍微別開了氧氣罩。

……是嗎?

我摸摸她的雙耳:「魯滴,謝謝妳陪二哥哥生活了十四年,這十四年都非常棒喔!妳上班上得很好!真的非常棒!每天都很棒哥,很超級喔,超過一百分,是宇宙神犬喔!如果妳還想繼續努力,二哥哥用盡一切所有的方法都會跟妳一起努力下去,我們都不要放棄。如果妳真的好累,不想努力了就讓二哥哥知道好嗎?二哥哥一定會知道的對不對?妳要想辦法讓二哥哥知道妳很累了,二哥哥一定會讓妳好好下班……」

我大概說了很久,久到老婆都好奇地趴過來一起聽。

額頭碰額頭,我繼續說:「妳很愛吃東西二哥哥就餵妳吃好多東西,二哥哥去哪裡都想帶著妳,二哥哥真的很愛妳,亭亭也很愛妳,我們都寵寵妳。妳如果很累了,想下班了,現在二哥哥跟妳說,OK,下班許可……」

老婆等我碎碎念完,開始討論著應不應該趁左岸動物醫院還沒下班前,去打個新點滴,因為醫院懷疑阿魯一直高燒,是因為阿魯對原先使用的抗生素有了抗藥性之類的,不妨換一種抗生素試看看。我們很快做出結論,快去吧,不要有遺憾。

我抱著魯屁,老婆抱著魯頭,不料兩個人才剛剛抱魯出門,還沒進電梯,阿魯就尿出來了,口鼻也滴出了很多帶血的液體,我馬上跟老婆說:「快進去,阿魯要走了。」

老婆雖然覺得阿魯會活一百年,還是被我的警覺嚇到,接下來完全配合我的預感行動。我火速搬出阿魯習慣的睡床跟她的摯愛食碗,放在她身邊,跟老婆一起擁抱阿魯,跟她說說話。我握著阿魯軟軟的手掌,念起了藥師咒,希望佛菩薩能引領阿魯去更好的地方,將來務必跟我們再有更好更好的緣份。

老婆的身體是配合我的心念,但老婆的心深處還是不相信阿魯會在今晚下班。她真的,天真近乎拗直地相信只要她盡心盡力投注一切地照顧阿魯,幫她安排針灸,安排屁股腫瘤注射治療,買了所有能買的狗狗護具,不放棄地將超營養的食物剁碎絞爛引誘餵食,阿魯就會一直活下去。我們甚至在前幾天還預購了一台很厲害猛爆強的新推車,想說阿魯不能走路了也沒關係,我們就推著她在公園繞來繞去也很好。老婆還預約了復健課程,期待她重新健步如飛。

但躺在我手掌上的阿魯,舌頭不受控制,呼吸越來越微弱。

我打電話給大哥,要他快點過來:「阿魯真的要下班了。」

大哥趕過來的時候,大概是九點五十分吧。大哥陪著我們撫摸阿魯。那時她的瞳孔已開始放大。十點時,媽媽突然打電話給我,問我阿魯最近的狀況,我索性開擴音,讓媽媽跟阿魯說聲再見。

媽媽結束通話的那一刻,阿魯的呼吸漸漸消失。十點二分。

放在我掌心的魯頭,重量感變得很奇異。不是沉重,而是鬆了。

我說,阿魯,魯滴,魯滴滴,阿魯蛋,魯條,魯寶,魯寶貝,柯魯咪,妳是我看過最多名字的好小狗,妳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們好疼妳,二哥哥真喜歡妳。妳去了另一個地方,一定要跟其他的阿狗說妳的主人說妳一百分,是宇宙神犬,我們都很喜歡妳上班的每一天。

老婆如往常幫阿魯刷刷牙,那是她跟阿魯每天都要進行的愛的交流。

我將puma的羊毛氈玩偶放在阿魯的鼻子旁。

我說,阿魯,妳有看到puma嗎?puma,你在嗎?阿魯是你的妹妹,你要保護她,罩她,就跟我們以前約定的一樣。帶阿魯去菩薩那邊上課,兩個都要乖……

大哥摸著阿魯的胸口,已經沒有心跳。

我很確定,那張忽然出現在售票機螢幕的18:35出發的車票,是我十年來遇到最大的奇蹟。否則當阿魯下班的時候,我只能在註定來不及的高鐵上,大約台中的位置呆呆地哭,就跟以前puma下班時那樣,那麼重要,別離時我竟無法在他身邊。肯定是十二夜的陰德值轉化,上天給了我鄭重道別的禮物。

所以,雖然我一直哭一直哭,但我好替阿魯高興。

無法比這樣的離別更好了。

阿魯趴在自己的家裡,完全沒有掙扎,沒有痛苦,沒有針也沒有藥,只有她的主人,以及這個世界上最照顧她最寵她最寶貝她的人,陪著她,握著她的手,一次次說著感謝,說著祝福,說著我們一定要再相見。真的好好喔,我太欣慰了。雖然一直哭但我真的好想大笑大叫。這個世界好棒,對阿魯好好。太幸福了。

常常一起照顧阿魯的該邊也來了,我們四個人一起將阿魯抱到她最喜歡的床上。

阿魯以平常慣用的姿勢,完美地睡了。

老婆流著眼淚說:「遇到阿魯以後,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不求回報這四個字。」

真的,明明就是一直吃東西,一直尿尿大便,一直好需要被各種照顧的生物,卻是整個家裡最好的那部分。不求回報,卻永遠收到無限大的愛。那幾天,在我最傷心難過的時候,常常坐在地上發呆,阿魯都會默默走過來,將她的額頭頂著我的額頭,磨啊磨,蹭啊蹭,我就能獲得一百萬分的勇氣——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無條件信任我的生物,就是妳,宇宙神犬阿魯。我會努力。我會,我真的會。

再見了阿魯。我已經開始想妳了。很想很想無敵想。

下次見面時,妳已經可以自己開冰箱……這是妳最大的心願我知!

九把刀和太太陪伴柯魯咪走完在人世的最後一程。(圖/翻攝自九把刀 Giddens Ko臉書)

九把刀和太太陪伴柯魯咪走完在人世的最後一程。(圖/翻攝自九把刀 Giddens Ko臉書)

延伸閱讀

除了不棄養 當個好主人還要做什麼?《十二夜 2》來告訴你!

在彩虹橋的彼端-淺談Pet lose症候群

Ir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