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瞎了一隻眼又如何?樂觀邊境牧羊犬告訴大家什麼是真正美好的事物 

瞎了一隻眼又如何?樂觀邊境牧羊犬告訴大家什麼是真正美好的事物

瞎了一隻眼又如何?樂觀邊境牧羊犬告訴大家什麼是真正美好的事物 

文/莎伊.蒙哥馬利

本文摘自高寶書版  《 動物教我成為更好的人 》一書

.

「我們剛剛去幫戴夫肯納家新生的一窩小狗做檢查。」他說。

「一定很可愛吧。」我說。

「嗯,很可愛,」他繼續說。「而且全都超級健康,可是其中有隻小男生一隻眼睛看不見……」

牧羊犬需要極佳的視力才能執行放牧任務。假如看不到所有畜群,邊境牧羊犬可能會在毫無防備的狀態下被一隻羊、一隻豬或一頭牛攻擊,再加上牠們牧養的動物體型通常比較大,所以很有可能會受重傷,甚至死亡。除此之外,邊境牧羊犬的視力還有另一種用途。牠們光是用眼神凝視就能讓畜群乖乖移動,也就是所謂的「強勢之眼」,但要達到功效需要兩隻眼睛才行。無論這隻單眼失明的狗狗有多聰明、多健康,一個認真的牧羊人是不可能花上千塊美金買牠的。

我們把牠取名叫瑟伯。美國漫畫家和論說文作家詹姆士瑟伯(James Thurber)是我們最喜歡的創作人之一,而且他也一樣,只有一隻眼睛看得見(他的弟弟在玩射擊遊戲時不小心用箭射瞎了他其中一隻眼睛)。從帶牠回家的那一刻起,牠就一直是我們這輩子認識的最熱情、最外向也最快樂的動物。

大家都很愛瑟伯,瑟伯也很愛大家。牠有一大堆朋友,狗狗朋友和人類朋友都有。其中包含運動好手牧牛犬「羅勒」、喜歡玩水的黑色拉布拉多犬「暗影」,以及和牠同年齡、住在我們這一區的漂亮黃金獵犬「奧古絲特」。不可思議的是,奧古絲特也和瑟伯一樣,天生只有一隻眼睛正常。

我們常常忘記瑟伯有一隻眼睛看不見。世界上幾乎沒有牠做不到的事。霍華用拋球器丟球時,瑟伯會飛也似地衝去追球。牠的速度很快、動作靈活,頭腦聰明、乖巧順從,想像力也非常豐富。在我們眼中,牠再完美不過了。

我有時會在特定的燈光照射下無意間瞄到那隻失明的眼睛,然後才突然想起牠只有一隻眼睛看得見—一隻受到祝福的眼睛,就是這隻眼睛把牠帶進我們的生命裡。

瑟伯的眼睛會失明是基因的關係,也是美妙的奇蹟,一個和我們親愛的獸醫共同密謀,把我從黯淡無光的未來中拯救出來的奇蹟。自從莫莉死後,我就一直很想養一隻幼犬,一隻由我來撫養長大、而非把我撫養長大的狗,這樣我就能把欠第一位人生導師的債還清了。我花了很多時間搜尋過邊境牧羊犬的相關救援網站,發現很難找到待領養的邊境牧羊犬。戴夫培育的那些知名純種幼犬怎麼可能成為我們家的一分子呢? 當時乍看之下錯誤的時機,實則完美得詭異:瑟伯來的時候,我這段長達三十多年的職業生涯正處於休憩期,沒有迫在眉睫的截稿日,數月內也無需遠征異地進行研究。我可以把夏秋兩季的時間用來專心照顧、撫育這

隻幼犬;我可以給牠所需的滋養、自信和安全感,這些是黛絲和莎莉來到我們家之前不幸欠缺的重要元素。

瑟伯和我們期待的完全不一樣。牠甚至不是我們以為自己想要的那種狗。

我們以為自己想過幾年或幾個月再養狗。我們想像了一隻黑白雙色的嬌小流浪狗,女生,還有又軟又長的美麗皮毛,結果卻帶了一隻三色且毛髮很短的小男生回來,最後這隻小狗蛻變成我們這輩子養過最高、最壯的狗(寫這段文字時牠還不到兩歲)。

除此之外,牠還會做很多莎莉和黛絲不會做的事,例如早上像人一樣用那隻穿著棕色襪子的白色腳掌戳我們,叫我們起床。瑟伯不像黛絲和莎莉喜歡坐在我和霍華的工作室裡,而是會在最愛的兩個位置之間做選擇,一個是放在我的工作室和廚房之間的那張搖椅,一個是通往霍華工作室的樓梯上,牠會把口鼻探出欄杆縫隙,兩隻前腿垂下來晃呀晃的。

不過最大也最重要的差異是:無論在哪裡、和誰在一起,瑟伯都很開心。

五十八歲那年,瑟伯走進了我的生活,我很快就發現自己在「努力做個好人」的道路上還有很多事要學。在眾多真理之中,瑟伯讓我明白: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就算生活看起來毫無希望也一樣。或許美好的事物正在路上,就快要到了。

《 動物教我成為更好的人 》

不管有幾隻腳,都要在人生道路上勇敢的前進!

莎伊.蒙哥馬利著

高寶書版

Ir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