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十二夜之後3/公職獸醫待遇低 1人顧300犬貓恐怖失衡

十二夜之後3/公職獸醫待遇低 1人顧300犬貓恐怖失衡

十二夜之後3/公職獸醫待遇低 1人顧300犬貓恐怖失衡

文/NOWnews記者賴志昶專題報導
「零撲殺」政策自2017年正式上路以來,雖其立意原本為善,但驟增的流浪動物數量也衝擊到第一線人力。翻開農委會數據,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收容3萬9626隻流浪動物,但同年度各縣市收容所卻僅有130位駐場獸醫師,換句話說平均一位獸醫要照料約305隻犬貓。公立收容所獸醫就坦言:「這個數字其實滿超過、是很超過負荷的!」

 

收容所人力城鄉差距大 六都外平均僅1至3位獸醫
根據農委會調查,截至2018年底,六都的駐場獸醫師(含專職、兼職與該縣市,下同)最少是桃園市的6位,最多則是幅員最廣大的新北市有32位;而收容所管理人員最少是位於高雄市的15位,最多同樣是新北市有高達79位。

 

在其他縣市方面,各縣公立收容所的駐場獸醫師大多僅有1至3左右,最多是在宜蘭僅有5人;而收容所管理人員平均介於2至5人之間,最多的縣市同樣是位於宜蘭有10人。至於雲林縣的狀況較為特殊,由於該縣並未有公立收容所,因此管理人員包含委託的民間獸醫院、代養場,收容所共有26位管理人員,另有13位駐場獸醫師。

十二夜之後3/公職獸醫待遇低 1人顧300犬貓恐怖失衡

▲數據顯示,各縣公立收容所的駐場獸醫師大多僅有1至3左右,最多是在宜蘭僅有5人。(表/NOWnews今日新聞製)

其實,從數據就可看出問題,全國除了六都與雲林之外,公立收容所管理人員普遍偏低,尤其獸醫人力更是缺乏,不少縣市都僅有1、2位駐場獸醫師而已,顯見動保資源在城鄉之間有著巨大差距。

 

各地方政府的經費來源不同,資源分配難免會有城鄉不均。

 

「人才本來就不願意返鄉了,加上公部門的待遇跟業界差太多。」前澎湖縣家畜疾病防治所所長郭仁政在訪談時聊到人力資源的困窘時,無奈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公職獸醫待遇低 月領近35K慘輸業界

 

收容所獸醫待遇到底跟業界差多少?

 

根據某地方政府徵才公告,動物保護防疫處得約僱獸醫師為薪水為「280薪點」,也就是每月薪資為新台幣3萬4916元。據其他地方動物防疫所的徵才公告,協助動物預防注射、動物收容及動物管制業務的臨時人員是按日按件給付工資,學歷為大學畢業則每日領1304元,若是專科以下則每日領1266元。

 

與公部門相比,業界動物醫院的待遇行情可說是天壤之別。以104人力銀行資料來看,某六都市區的獸醫師待遇為「面議」,也就是至少為月薪4萬元以上;而另一處在北部縣市的動物醫院,更開出「月薪保底5萬、抽成最高20萬」以上的驚人待遇。

 

六都以外縣市的民營獸醫院行情如何呢?同樣瀏覽104可看到,某連鎖寵物品牌在苗栗縣、新竹縣的門市,獸醫師開出5萬至6萬元的薪資待遇;而另一處在彰化的地方動屋醫院,臨床獸醫師月薪也有4萬至10萬元。

 

與業界相比過低的薪資,加上工作環境髒亂,讓年輕人從大學畢業後,得抱有相當的大的熱忱才會願意進到收容所工作。澎湖縣家畜疾病防治所兼任獸醫鄭安哲就是其中一位熱血青年。

十二夜之後3/公職獸醫待遇低 1人顧300犬貓恐怖失衡

▲來自台南的青年鄭安哲,目前正在澎湖防治所服務。(圖/記者陳明安攝)

鄭安哲來自台南,在屏東科技大學獸醫系就學期間就曾來到澎湖實習,當時對這個海島留下深刻印象,於是畢業後就毅然決然來到澎湖防治所服務,但他的滿腔熱血,在發現所內每位獸醫要照顧的動物數量時,也認為「這個數字其實滿超過、是很超過負荷的!」

 

若從整體數據來看,全國公立收容所截至2018年底共有263位收容所管理人員,另有130位駐場獸醫師。另據農委會資料,全國公立收容所2018年共有3萬9626隻流浪動物進入收容所。換句話說,平均一位獸醫師每年要照料約305隻流浪動物,而每位管理人員每年則平均要照顧約151隻流浪犬貓。

 

地方防疫所業務繁重 所有動植物都要管

除了人力不足之外,地方縣市處理動保相關工作的單位,還要面對繁瑣的業務。一位地方防疫人員就無奈地說,他們是「動植物防疫所」,所以舉凡是經濟類、保育類等「所有動、植物都要管」。

 

許多地方政府大多是動植物防疫所在處理公立收容所、流浪動物等業務,但他們本身的專業是在防疫,尤其近日非洲豬瘟、牛結節疹等疾病在國內外盛傳,對於防疫工作更是重上加重,當社會對動保議題的關注日漸加劇時,第一線人員能做到得相當有限。

十二夜之後3/公職獸醫待遇低 1人顧300犬貓恐怖失衡

▲前澎湖縣家畜疾病防治所所長郭仁政在任內除了動保業務外,也要兼顧海龜、海鳥等野生動物保育,談到業務之繁雜時,無奈的心情全寫在臉上。(圖/記者陳明安攝)

農委會畜牧處動保科長鄭祝菁就說,一些都會區已經較少有傳統畜牧產業,所以公職人力就可專注在動保議題上;但對農業縣市而言,他們的養殖戶數量仍是很龐大,所以除了相當沉重的防疫工作外,同時又要兼辦動保業務。

 

不過,都會區的動保資源就多,就會讓公職人員比較輕鬆嗎?其實也不一定。

 

鄭祝菁提到,城鄉間對於動保案件的關注角度不同,例如都會區民眾可能相對偏鄉來說,對動保議題重視、關注以及要求的程度相對更高,所以城鄉間「每個縣市大家都同樣都面臨這樣的(民眾)壓力」。

 

兵跟將都在地方 中央籲縣市首長多重視動保議題

 

面對各縣市人力缺乏的難題,鄭祝菁直言,農委會可以做的就是盡量爭取預算,多為各縣市爭取一些計劃人力,「但這部分也無法完全取代原有的公職人力。」一位熟捻地方動保議題的寵物業者也說,「兵」跟「將」其實都在地方,中央能幫忙的就僅是在制定法令、爭取預算上。

 

「社會漸漸在進步,早期民眾不會關注這個(動保)議題,可是現在回過頭來看,民眾認為它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如果這個議題是重要的,那人力的投入上面也要有相對等的人力調整。」鄭祝菁無奈地說,農委會還是希望縣市首長能對動保業務給予更多關注,在相關業務做一些調動,讓執行動保的機關能分配到更多人力與資源,以符合社會大眾的期待。

 

珮瑜 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