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犬遭校方以鐵鏈強制拖走 「小白」為返校園奔走30公里

校犬遭校方以鐵鏈強制拖走 「小白」為返校園奔走30公里

文/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

最壞生命教育!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凌晨接獲多位網友轉貼愛狗社團貼文投訴,指雲林古坑國中師生照顧四年多的校園犬「小黑」及「小白」,上周遭校方強行以鐵鏈拖走,丟棄在距學校30多公里遠的褒忠鄉;「小白」為了返回校園,連續6天奔走30公里路,走到腳底流血、跛腳,在古坑鄉永光村被學生發現後帶回;另一隻「小黑」至今仍下落不明。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痛斥校方「在孩子面前做了做壞的生命教育」。

古坑國中的校犬小黑(圖/翻攝自愛狗社團)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發言人倪京台說,國內外許多校園都有校犬陪伴孩子們成長;古坑國中校地廣闊,遇到校園犬問題時,應與師生共同討論,而非趕盡殺絕。倪京台說,校犬可讓學生變得更成熟,更有責任感,更尊重生命;校犬也讓學生體驗生、老、病、死為人生必經過程,是最珍貴的一門生命教育課。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是今天凌晨接獲多位網友轉貼愛狗社團貼文投訴,指雲林古坑國中師生照顧四年多的校園犬「小黑」及「小白」,平時與學校棒球隊相伴,師生輪流照料,和平共處,且定期施打疫苗;兩隻狗都受師生疼愛。未料,上周竟遭校方強制驅離校園,「小黑」及「小白」因捨不得離開,賴在地上被用鐵鍊強行拖走,棄置到距學校30公里遠外的褒忠鄉。

古坑國中的校犬小白(圖/翻攝自愛狗社團)

昨天,「小白」在古坑鄉永光村被學校學生發現,牠為了返回熟悉的校園,持續6天走了30多公里路程,走到腳底都流血、跛腳;另一隻「小黑」至今仍下落不明,懷疑是在尋找返回校園的路途中已走失,目前仍在協尋中。

古坑國中校方昨晚貼文辯稱,校方是將「小黑」及「小白」帶往褒忠鄉領養,因兩犬對新環境不熟悉,才自行掙脫;但網友對於學校的說法無法接受,直指校方就是棄狗的劊子手。

圖為台中市雙十國中校園犬小黑,與學校排球隊譜出一段美麗故事(圖/翻攝自愛狗社團)

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除了痛斥校方對校園犬趕盡殺絕的做法外,發言人倪京台也指出,立院前年才三讀通過《動物保護法》修正草案,明文規定將動物倫理與動保法規相關教育納入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綱。古坑國中執意要將「小黑」及「小白」驅離校園的做法是大開動保倒車,更是「最壞的生命教育」;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呼籲校方懸崖勒馬,讓「小黑」及「小白」繼續陪伴古坑國中師生成長、學習,相信對學生和對學校,都是最美麗的選擇。

台中市雙十國中是校園犬成功案例。(圖/翻攝自愛狗社團)

采蓉 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