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起練習好好說掰掰 貓大仙給予的人生功課

我們一起練習好好說掰掰 貓大仙給予的人生功課

文/摘自《貓,請多指教4:喵喵就是正義!》

你人生有幾個時刻是準備赴死的呢?我是現在才開始練習。「死亡是一件雖然知道,但是不想學習的事情。」以前,在培養我們的文明之中,死亡跟痛苦太接近,或是跟痛苦太過糾纏,如果要痛又要死,可以稱為「過痛」!當我對死亡有諸多的計較,一分也不想退讓,然後貓大仙(就是我心中的老天爺)就會給我很多的學習,直到我心中的柔軟可以與彈性相接。

我救起一些生命過,所以會真心地以為我可以,因為當你的手可以掙脫死亡的陰影時,你會不斷期待自己能更神奇地拯救更多生命,但是貓大仙不是這樣想的。貓大仙給的第一段功課,我做得非常痛苦,非常非常地痛苦,即便我已經獲得比較多的機會、比較多的時間去調適,但是我中途的三位貓咪,因為垂直感染的FIP,陸陸續續離開的時候,我在想:「為什麼我做不到?」、「我少做了什麼?」、「我哪裡做錯了?」因為我打結很久,所以一直都沒有新的功課送上門,我一直在「覺得自己有錯的漩渦裡」來回翻滾。

有時候漩渦會變成漣漪,親柔地層層撫過我身體的時候,我可以哭得小力一點,但我還是想問自己:「為什麼努力沒有用呢?」大家也許會想,春花那時候在幹嘛?當然是在罵我啊,但是眼前有門,你把它想像成關著的時候,就算鑰匙在手上,自己還是打不開的。幸運的是,溝通的工作變穩定,離世溝通的案例變多,我在陪每一個家長經歷不一樣的風景時,心中堅固的枷鎖開始有了縫隙,我也在某些瞬間踏到門的另一邊,感受不一樣的空氣後,發現自己其實是能好好呼吸的。

春花:「死亡沒有分離過我們。」春花媽:「但是痛苦很痛啊………」春花:「你選擇痛那你就痛死吧。」我會在心裡吶喊:你到底是不是我親生的啊,但是我知道我沒那麼痛,我也開始理解,痛跟死亡其實有距離,如果我痛苦的時候,已經能在某一個程度上理解痛與死亡的距離,也許,我在想也許,我不會覺得死亡跟痛苦是一樣殘酷的……或許可以說,我在練習更溫柔的思考。

同場加映「腹二代與腹三代」

書名:《貓,請多指教4:喵喵就是正義!》

出版:四塊玉文創

作者: 春花媽/Jozy

采蓉 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