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毛寶貝生病免奔波 新北成立動物行動醫療站

毛寶貝生病免奔波 新北成立動物行動醫療站

守護毛寶貝!新北市長侯友宜今(2)天出席「動物行動醫療站」啟動記者會,他表示,行動醫療站能彌補萬里、金山、石門、石碇、平溪、雙溪、貢寮、坪林、烏來及三芝區沒有動物醫院的不足,...

守護毛寶貝!新北市長侯友宜今(2)天出席「動物行動醫療站」啟...

Read More
老婆出差不在早上睡醒身邊竟有「人」!日男拍下超爆笑一幕

老婆出差不在早上睡醒身邊竟有「人」!日男拍下超爆笑一幕

和人類一起生活久了,有時毛小孩們的行為舉止也被同化啦!日本一位推特主コンドリア水戸(@mitoconcon)日前在表示某天老婆出差去,晚上只有他一個人獨守空閨;沒想到隔天早上睡醒時,竟發現身邊多了個「伴」,讓他超傻眼!...

和人類一起生活久了,有時毛小孩們的行為舉止也被同化啦!日本一...

Read More
由莉經常陪伴天皇一家人亮相。(圖/翻攝自Youtube@ KyodoNews)

新任日本天皇全家都愛毛小孩 領養代替購買成最佳表率

昨天是日本德仁天皇即位的日子,也是新年號令和的第一天。過去我們介紹過像是美國白宮、英國首相府都有第一寵物,其實日本皇室也有許多隻毛小孩!原來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愛子公主,由於愛子公主十分喜愛動物,陸續領養了許多隻貓咪狗狗,也讓向來拘謹的皇室多了幾分活潑的氣氛。

藏獒界的暖男巴褲「浪子回頭 」 邀你一同投票做公益

「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黑色藏獒一臉呆萌,戴上AR嘻哈墨鏡,搭配知名流行歌曲,隨著音樂舞動身軀,創造出的反差萌,墨鏡下的靈動雙眼,還有左右亂晃的毛尾巴,眼前這隻藏獒,是不是和以往兇猛的印象不太一樣呢? 知名圖文作家寶總監有二隻狗兒子,一隻是冷酷男子秋田犬泥褲總裁,而另一隻則是面惡心善的大暖男藏獒巴褲。熟知牠們的小粉絲都知道,巴褲雖然體型相當魁梧,但是十分聽從主人小寶的話,經常會做出貼心過頭的舉動,讓寶總監開玩笑稱牠已經不是暖男等級,根本是隻「燙男」! 寶總監經常在自己的粉絲頁「寶總監的寶之國與他的狗王子 empire of director bao & niku & baku」分享泥褲與巴褲的生活點滴,可愛的圖文再加上寶總監獨特的霸氣口吻,擄獲不少粉絲的心。而這次寶總監特別拍下巴褲 的影片上傳到TikTok舉辦的公益活動「#家有毛網紅」 ,利用可愛特效展現出巴褲少見的另一面,相信又要讓小粉絲們為之瘋狂啦! ▲影片截取自TikTok@Bao Chen 短影音平台TikTok此次舉辦的「#家有毛網紅」投票活動,由粉絲在前十名人氣參賽者中進行投票,而大家每投一票,TikTok將會捐出一塊錢給財團法人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 讓大家在曬毛孩、看影片的同時,也能為流浪動物做出貢獻。目前票選活動已進入最緊張的總決選階段,時間只到4月底,還沒替自己關注的毛網紅投票贊聲的人,可得把握最後的黃金時間,一同投下這「神聖的一票」! ...

「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黑色藏...

Read More

投下神聖一票封毛網紅霸主 「#家有毛網紅」決選開跑

相信毛爸媽們都贊同毛小孩的可愛之處,就是牠們自然不做作的萌樣,這也是為什麼寵物影片總是那麼療癒的原因。家裡如果有可愛的萌寵,手機裡一定滿滿都是牠們的照片和影片,就是因為日常生活中,每一個可愛的動作或表情都不能錯過!但拍了這麼多可愛作品,除了自己欣賞之外,總是會想和全世界分享自家毛孩有何過人之處啊。 像是短影音平台TikTok就有許多毛爸媽們上傳的有趣毛小孩影片,而這些題材總是成為人氣指標,因此他們特別在台灣舉辦了公益投票活動「#家有毛網紅」,讓粉絲在前十名中票選最喜歡的毛網紅,最受歡迎的毛網紅還可獲得豐富大獎!第一名的優勝者有3萬元毛網紅基金,其他入選者,將獲得URBANER奧本、JW x Hill’s希爾思提供的寵物用品大禮。而大家每投一票,TikTok就會捐出一塊錢給財團法人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讓我們與毛小孩,一起為浪浪們盡一份心力。目前活動已進入總決選階段,線上票選時間到四月底,現在就前往TikTok投票做公益! 熊醬柯基犬Kuma 的參賽影片超可愛,想吃桌上零食卻因為腳短拿不到還全程被貓咪桔子目擊,教牠情何以堪: ▲影片截取自TikTok@熊醬柯基犬Kuma 劉伯伯是隻貓更利用了TikTok特效,拍出超SWAG的作品: ▲影片截取自TikTok@劉伯伯是隻貓 現在就手刀去投票,與TikTok一同做公益! ...

相信毛爸媽們都贊同毛小孩的可愛之處,就是牠們自然不...

Read More

辦公室有貓狗提升效率?這間日本公司要來揭露真相!

在毛小孩療癒力當道的現在,日本有越來越多公司行號加入在辦公室養貓狗的行列!根據調查,辦公室裡有毛小孩不但不會造成工作上的困擾,反而會增加員工的工作效率!但事實真是如此嗎?大阪的一間消防設備公司的辦公室裡就有貓咪狗狗社員陪伴大家一起上班,至於牠們有沒有增加人類員工效率的功用?這可能就見仁見智了…….

毛小孩為陳文茜上的生死課 《為愛奔波》咏嘆生命

文/陳文茜 《之一》 先是某個太早降臨的秋冬清晨,我從美國剛回來,時差還沒有調整完成,突然被叫醒。清晨七點,可愛的小甜點(Bakery)伸出白色長長的舌頭,因為天氣溫差太大,因為管家自己怕熱把暖氣關了,而且打開大窗,當天陽明山氣溫下降至攝氏十一度……,小甜點因為服止痛藥,導致低血壓,立即昏倒,突然……走了。 然而,這個分崩離析的故事,才展開序幕。 我以為這只是一個意外,在無盡傷痛中,我不願意沉浸其中,依約一週後再度因工作出國,我以為自己已經在某個谷底,還在痛苦與放手之中掙扎,突然間台北告訴我,我的另一個寶貝成吉思汗急性腎衰竭,可能是被隔壁鄰居噴農藥感染,他必須立即麻醉洗腎,而他早有嚴重的心臟逆流,風險很高。 我跨海在機場簽了同意書,上飛機時看著空中的雲,一會兒彩霞,一會兒昏黑,半醒半茫然狀態中,度過了飛行的時光。 抵達台北,飛機剛降落,我立即打開手機,訊息顯示他麻醉醒來,安然度過。 但從此以後,每一個好消息,都蘊含下一個壞消息。成吉思汗度過麻醉風險,醒了,但無法洗腎。因為外科醫師經驗不足,管子沒接好,隔天必須再手術、再麻醉,重來一遍。終於他還是度過麻醉,洗腎了,但全身顫抖,我當下曾經開口希望讓他在我懷裡平安離去,但醫生叫我給他機會。五天後,在忽好忽壞的消息交錯中,他孤單寂寞地在冰冷的醫院中,清晨五點五十分,走了。 那天清晨,手機一響,我已意識到我失去了他,我一直以來的心肝寶貝之一。 前後十四天,我失去了兩個寶貝,毫無準備,過得恍恍惚惚。 寂靜的牆和寂靜的我之間,仍有野花,仍有落葉,有一年好不容易盛開的樹之花蕾。 無盡的路途在無盡的牆間挺直延展,但我在哪裡?我們的故事不該如此結束。我知道生命有彎道,有懸崖,有順流,但有時候也有逆轉。死亡,為何如此逼趕著我? 整個過程中,我沒有流一滴淚水,事實上我想大哭一場。但不知什麼力量,阻擋了我,我已不完全是我自己。 我的理性告訴自己有很多痛要慢慢淡忘,很多新的路要慢慢走下去。過往有苦有樂,有失去的遺憾,但更有曾經擁有甜蜜的回憶。 一路隨心感觸,不必哭泣。帶著微笑,輕輕看待生命中的起起伏伏吧。 這不就是所謂的無常嗎? 於是我決定不把力氣花在悲傷,我知道這樣我便會失去克服困難的勇氣。 我該把沉重的心情,化為一點點冷靜,照顧好更年邁、更衰老的另一隻小狗南禪寺,就算為了我自己吧!關於死亡,我需要時間……喘息。 我若把時間只浪費在流淚,那只能準備面對真的會讓我淚流滿面的後果。 那段時間我開始和自己在深夜對話。點香、燃燭。是的,傷痛會留下永久的印記,它會在你心裡掘出一個洞,築個巢,然後盤踞在那裡。儘管它只是你生命中的一小段,但人對傷痛有一種自然演化的頑強記憶,它會吞噬周圍一切溫暖的情感。我不想讓自己漸漸失去愛的能力。 我得學會若無其事的帶著傷痛生活。別把一刻,變成永恆。 徹夜我告訴自己,孤獨是一個美麗的時刻,讓我們體驗,真正的我是什麼,透過自我省思並把外在的自我放下,向尊嚴、向虛榮、向地位、向一切投降,放下。 這一刻,我什麼都不要了,只有在最孤獨和痛苦的時候,我才願意說這句話。而此時,我們反而可以找到自己。 也許我們都需要經歷一種失魂落魄的日子,才知道自己曾經擁有的快樂有多少,才能和「過去」真正的相遇。 《之六》 他們說日子是一寸一寸過的,而我今天為了搜尋資料,居然驚訝已經二○一八年了。 多麼可笑,人的理性和知覺是如此脫離的。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還抒寫了跨年的感悟,可是我的認知鐘擺,卻頑固停留在二○一七。 由於失去兩個毛小孩,寸寸的心痛,使我認知不了年歲的移動。我反而知道小甜點走了兩個月又四天,我知道二月四號,再十天,成吉思汗也走了兩個月。 我的時間軸不是公眾的日曆,是我的孩子離開的時間。 而我手上,還有一個病痛末期的南禪寺。我陪著她,目睹她的痛苦,她仍有堅持,她想回家,想躺在自己的新床,想主人抱著她,心安地睡覺。 看著她,擁有最好的醫療,最盡心的照顧,我想:小甜點突然意外走,成吉思汗因為鄰居的櫻花噴了農藥……他們突然地走,是一件壞事嗎? 小甜點住院二十天,但除了初期,一轉到台大動物醫院,他的病情就穩定了,沒有太多折磨。他求生意志堅強,出院那天,他傻傻地不敢相信自己終於脫離了,重獲自由。但是一個人為的疏失,十二天後他因溫差變化太大,突然走了。 我捨不得,也覺得對不起他。但他走得毫無痛苦。已經十六歲半的小狗了,未來折磨難免,這樣走,不好嗎? 成吉思汗一生以吃為志業,當他不能吃時,對他而言,生命已失去意義。這輩子,他是來圖個快活的,討厭醫院,見到針筒,還沒有注射,已經叫得如殺狗聲,聲傳千里。他後來即使洗腎成功,救回來,若如南禪寺這般折磨,這混小子可不吃這一套。活和死,他都要痛快! 而南禪寺病了三年多,最後這兩個月,她的疼痛、疲憊,如一個已然變形的生命體。我那個永遠雄霸天下的南婆子,沒有了威武,只剩下最後一丁點小小願望,希望我們抱著她,烏溜溜的眼神彷彿想告訴我什麼,「媽媽,我受不了了?」 於是,這兩個月來,我的認知完全和二○一八無關,它不是新年,是生命經歷中新的一頁。 我必須重新認知死亡,學習接受,它如此緊迫,我才剛剛放下了一點苦澀,另一個死亡已經降臨;才從無可言喻的無助中走出來,一個病危的「親人」,又叼著死亡的鐘擺,在我面前滴滴答答地算時間。 直到鐘響。 我想這次我會哭,有能力哭…… 因為南禪寺用她的痛苦,讓我學會放手,學會對生命所有答案的接受,更讓我明白那兩個突然走的小孩,不見得是不幸。 你不能抗拒死亡,但你可以看穿它。               《為愛奔波》 時報出版 「你不能抗拒死亡,但你可以看穿它。」――陳文茜 *本書版稅全數贈予台大動物醫院「街狗醫療團」*...

文/陳文茜 《之一》 先是某個太早降臨的秋冬清晨,我從美...

Read More